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  主辦
中國文明網  |   未成年人網  |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  |   天府文明論壇投稿  |   舊版  |   返回首頁  |   熱線電話:028-86980191

從地下沉睡的遺珠到世界青銅文明的明珠

發表時間:2019-07-18 10:20:00    來源:四川日報

在三星堆遺址現場,當年的田間碎片已成精致璀璨的稀世館藏

三星堆博物館的精美館藏深深吸引了海內外的八方游客。

三星堆博物館外景。

7月10日,老記者傅耕(左)再訪三星堆博物館。

當年的報道。

考古人員當年發掘青銅立人像場景。 (三星堆博物館供圖)

  1986年7月、8月,三星堆兩大祭祀坑連續考古出土,青銅面具、青銅立人、金杖等國寶級文物的發掘,一舉轟動國內外。張愛萍將軍為此提筆:“沉睡數千年,一醒驚天下”。

  在發掘工作尚在進行的1986年8月31日,《四川日報》在頭版以《廣漢三星堆遺址新的重大發現證明——商周時期蜀地已有青銅文化》為題,報道了三星堆祭祀坑的重大考古成果。此后,《四川日報》連續多年對三星堆考古發現、三星堆博物館的落成開放等進行報道。《舉世矚目三星堆》就是其中一篇。7月10日,記者吳曉鈴、何海洋跟隨當年采寫該篇報道的老記者傅耕重返三星堆遺址現場,重溫當年三星堆發掘帶來的轟動效應,探訪三星堆今日之新貌。

  再訪現場

  7月,廣漢三星堆附近的農田一片青蔥。當年工人在田間燒磚取土時偶然發現的兩大祭祀坑遺址,如今已經被打造成一個初具規模的開放性公園。通往祭祀坑的步道層層抬升,用三星堆面具裝飾出神秘的氣息。站在人來人往的公園里,當年曾多次來此采訪的傅耕有點找不著北,連連感嘆:“變化太大了!”

  地下沉睡的遺珠

  其價值逐漸被世人認知

  “1988年我去采訪的時候,站在發掘現場,周圍全是光壩壩,感覺腳底下就是一片廢墟,到處都是玉璋的碎片片。”傅耕坦言,“當時對文物的認識很膚淺,不知道三星堆的價值,只知道是很了不起的發現。”

  三星堆兩大祭祀坑的發掘,是在1986年的7月。磚廠工人在挖土的時候發現玉刀,讓一直駐守在三星堆考古現場的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緊急展開了一號祭祀坑的發掘,并在此出土了金杖、青銅人頭像、青銅尊以及象牙等大量文物。沒想到在發掘進入尾聲時,磚廠工人又在距離一號祭祀坑幾步之遙的地方,一鋤頭挖出了二號祭祀坑,打開 一座更大的寶庫。這里不僅出土了青銅神樹、太陽輪形器、青銅面具等青銅器,還在最底部發現了6000多枚海貝。

  站在一號祭祀坑二號祭祀坑之間,傅耕發現,“與1988年的景象完全不一樣,完全不知道當年站立的位置。”如今,發掘現場變成露天展廳,一號祭祀坑、二號祭祀坑更加規整,可供游客參觀。1988年后,傅耕也去過三星堆很多次。真正讓他震驚的是,在三星堆博物館建成以后,之前目擊的那些“碎片片”經過文物工作者之手,成為承載青銅文明印記的寶貝。“自從博物館建起來后,埋在地下的珍寶,有了真正的歸屬,有了一個家。”

  1988年,三星堆遺址直接被批準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現場的十多座磚窯全部關閉。1997年,三星堆博物館也在遺址區的東北角應運而生,成為當年最熱的四川人文景點之一。在傅耕眼中,三星堆遺址的價值,是隨著發掘工作的不斷推進和考古人員的不斷努力,逐漸被世人認知的過程。

  “祭祀坑出土兩年間,國家文物局就接到了十多個國家發來的文物展覽邀請。在中國赴海外展出的文物中,三星堆文物和秦始皇兵馬俑擁有同樣的吸引力。”傅耕說,三星堆的巨大關注度,也吸引了《四川日報》記者多次前往三星堆實地采訪,持續報道。

  這個過程,影響了《四川日報》幾代記者,也是一個不斷傳承的過程。傅耕還提起一個有意思的細節,“上世紀90年代在編天府周末的時候,我們還專門設了一個‘巴蜀之謎’欄目,針對讀者感興趣的巴蜀文明未解之謎,尤其是三星堆一些尚未揭開的謎,請相關專家進行解說。”

  世界青銅文明的明珠

  佐證古蜀人已勇于走出盆地

  三星堆博物館展廳里,游客熙來攘往。暑假帶著孩子前來參觀的山東游客張瑤贊嘆:“三星堆的文物太神奇,太有藝術震撼力了!”三星堆兩大祭祀坑出土至今,已有33個年頭,變化的不僅是發掘現場的環境,還有世人對三星堆文明的認識。

  學術界則更加興奮。在祭祀坑發掘以后,三星堆考古人員開始了持續不斷地對古蜀王國的探索。尤其最近幾年,考古發現疑似宮殿的大型房屋基址,三星堆古城的城墻已經漸漸合圍。種種跡象表明,三星堆在更早的新石器時代晚期,就已經是寶墩古城以外,成都平原的又一中心聚落。

  更多的出土文物,也在佐證著古蜀文明的開放、包容和創新。三星堆博物館副館長朱亞蓉說,“三星堆的文物,完全可以證明古蜀人沒有盆地意識!”這里出土的青銅尊和中原的相似,應該受到了中原青銅文化的影響;一號祭祀坑出土的金杖被學者們認為是魚鳧王的權杖,這種權杖文化在更早時期的古埃及和古希臘曾經存在;6000多枚海貝,說明早在3000多年以前,古蜀人就曾與周邊進行著文化和經貿往來……

  去年10月,在成都舉行的第二屆中國考古學大會上,與會的國內外學者談及以三星堆為代表的古蜀文明,盛贊其為“中華文明的寶庫,世界青銅文明的明珠”。

  “三星堆的價值已經得到學術界的公認。”朱亞蓉說,不過在學術研究和展陳提升等方面還有太多空間,尤其是對三星堆的祭祀區、宮殿區、王陵區等聚落形態和重要的研究才剛剛開始。她表示,“未來的三星堆,將積極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力爭打造成世界級的旅游目的地。”

  據介紹,三星堆博物館大規模的展陳提升將在年內進行,博物館新館也正在進行規劃設計。未來,三星堆還將推動建設成為國家級文物保護利用示范區,一系列的考古發掘、學術研究、文物保護利用等相關動作將相繼啟動,為三星堆申報世界文化遺產創造條件。

  記者手記

  古蜀文明還有很多待解之謎

  以三星堆為代表的考古發掘,用不可辯駁的考古實物,證明了古蜀文明曾經燦爛輝煌。而《四川日報》關于三星堆的報道,以新聞的視角較為完整地記錄了三星堆發掘和發展的過程,收集起來可以匯集成一本書。

  然而古蜀文明還有太多未解之謎,等待著考古學家的追尋,也需要媒體人的積極關注。對于古蜀文明的來源,學術界形成了較為一致的觀點,認為大約在新石器時代晚期,以馬家窯文化為主的周圍文化就從四川盆地西北部進來。另一方面,長江中游的文化也由三峽溯源而上,對這里產生了影響。這些文化進入的具體線路,還不清晰。三星堆、金沙和寶墩等古蜀文明遺址的發掘,雖然取得了重大突破,但同樣還有亟待回答的疑問。比如,三星堆為何突然消亡?為何金沙文化在成都平原的另一處崛起?此外,三星堆創造了如此發達的青銅文明,在考古學者們將三星堆城墻合圍之后,城市詳細的布局還可以了解得更清楚。它的宮殿區在哪?蜀王的王墓能找到嗎?……這些都是三星堆留給當代的千古之謎,其答案將在不斷的探索中獲得。

  “天府三九大,安逸走四川”這是四川文旅新口號。古蜀文明三星堆成為四川最具代表性的三張名片之一。這必將讓更多的人來看三星堆,了解三星堆,種種舉措,將激發人們認識燦爛古蜀文明的熱情,同時也有利于以三星堆、金沙為代表的古蜀文明申報世界文化遺產,進一步擴大影響力,增強我們的文化自信。

  時光軸

  1929年

  三星堆遺址的發現,始于當地農民燕道誠當年淘溝時偶然發現的一坑玉石器。

  1980年至1981年

  清理出成片的新石器時代的房址遺跡,出土標本上萬件,“三星堆文化”由此得名。

  1982年和1984年

  考古工作者分別在三星堆地點西南和西泉坎進行了兩次發掘,發現三星堆遺址最晚期的遺存。

  1986年7月

  三星堆兩大祭祀坑相繼出土,大量器形獨特精美的文物,引起了海內外學術界對中國西南古蜀文明的重視。

  1988年

  國務院單獨就三星堆遺址組織評審,當年公布為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1989年至1995年

  三星堆工作站先后6次對三星堆外“土埂”進行試掘,弄清其為人工修筑的城墻性質,劃定了面積達3.6平方公里的三星堆古城范圍。

  1992年

  三星堆博物館奠基。

  1993年5月

  三星堆文物在瑞士洛桑奧林匹克博物館展出。雖然只有一件,但在瑞士和歐洲引起了很大反響。之后,歐洲各國頻頻邀請三星堆珍寶赴歐洲展出。

  1997年

  三星堆博物館建成開放,其基本陳列當年就獲得全國博物館十大精品展。

  2002年

  三星堆出土文物青銅神樹和玉邊璋納入國家文物局印發的《首批禁止出國(境)展覽文物目錄》。

  2012年至2015年

  三星堆考古發現青關山大型房屋基址以及多段城墻重要文化遺存,三星堆古城城墻合圍。

  2019年4月

  四川印發《關于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實施意見》,三星堆與金沙遺址聯合申遺成為亮點。

  精要擷錄

  ●省考古工作隊在發掘中獲得商末周初的祭祀坑,坑內有大批珍貴文物,這是我省考古工作中帶有突破性的發現。

  ●祭祀坑的發現與大批文物出土,為研究商周時期蜀文化和蜀國歷史提供了豐富的新資料,進一步證明三星堆遺址是我國早期蜀文化最大、最豐富的古遺址群,是商代前后四川政治、經濟、文化中心。

  一文兩讀

  憶當年

  陳顯丹

  三星堆祭祀坑發掘領隊之一

  三星堆的發掘其實早在1986年以前就已經開始。但是在兩大祭祀坑出土以前,關于三星堆的性質、年代等的認識都還不是很清晰。在三星堆考古發現之前,國內學術界一直認為西南地區在春秋戰國以前只有少數民族部落。正如司馬遷在《史記》所稱,整個大西南都是“南蠻西南夷”。但是三星堆的發現及以后的研究成果,證實古代西南地區曾有一個強大的古國,把古蜀歷史向前推了1700年至2000年。

  看未來

  冉宏林

  三星堆遺址工作站副站長

  三星堆遺址的全面調查、勘探和重點發掘,已經寫進了今年4月四川印發的《關于加強文物保護利用改革的實施意見》。根據國家文物局的批準,新一輪的考古發掘也將于今年10月啟動。未來,搞清楚三星堆城址的布局、社會結構、宗教祭祀等,都是重要的任務。

  良渚遺址成功申遺,是浙江幾代考古人持續發掘和研究的結果。解開三星堆眾多的秘密,申報世界文化遺產,讓三星堆在世界文明史上的地位更加清晰,都需要考古人繼續努力。(記者 吳曉鈴 何海洋

相關推薦

編輯:張文奇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開

pk10开奖直播 好彩网首页 江苏十一选五官网 金博棋牌送10元网址 实体店要怎么做才赚钱 快乐8黑金登陆 不要碰炒股男人 在线预测 博远棋牌手机版下载 山东号码 上证指数最低点 红球分布图分析 2016股票融资比例 河南体彩泳坛夺金481 乐中彩票官网 安徽十一选五推荐号 排三组选3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