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委宣傳部   四川省精神文明建設辦公室  主辦
中國文明網  |   未成年人網  |   四川地方文明網站群  |   天府文明論壇投稿  |   舊版  |   返回首頁  |   熱線電話:028-86980191

鄉愁哲學與賀麟故居

發表時間:2019-07-18 09:44:00    來源:華西都市報

  馮驥才反復強調村落的“精神文化價值”,而賀麟故居這座典型的鄉村“半農半儒”世家大院,正是中國農耕社會“耕讀傳家”文化傳統的真實縮影。

  當年賀麟曾祖父(清道光年間貢生)在此創辦了“鳳儀書院”,后改為“安鳳義塾”。而“鳳儀”之名又顯然承繼了賀知章做官時為家鄉捐建的義橋“鳳儀橋”,由此可見儒家傳統中“祖宗崇拜”觀念對世家文脈的因襲影響。

  故居現珍藏有一件“傳家之寶”:由賀麟太祖父賀景升于嘉慶十九年慶壽時書寫懸掛的“鋤經”二字燙金木匾,至今已200余年(另一塊“種德”對匾佚失)。“鋤經”典出《漢書·倪寬傳》,即“帶經(書)而鋤”,取“耕讀”之意。

賀麟故居紀念館。

五鳳溪古鎮。

五鳳溪老街。

賀麟故居“心園”。

五鳳溪老街,當年賀麟在這里玩耍過。

賀麟故居“心園”。

  故訓,耕讀傳家

  作為賀氏家規核心內容的“耕讀傳家”祖訓,世世代代一直教化著后人:“蓋人生大計,唯有耕讀兩般。”賀氏家譜每隔30年續修一次,家規家訓置于譜首,張懸于祠堂。

  賀氏宗祠章程還規定了宗族獎學金制度和族人助學義務,鼓勵子弟發奮讀書成才。興學、重教、育人,一直是賀氏家族的優良傳統。繼曾祖父創辦鳳儀書院之后,賀麟父親賀松云又于1929年在鎮頭王爺廟創辦了“五鳳鄉小學”,改善了當地鄉民子女的讀書條件。

  1902年出生的賀麟發蒙于自家私塾,從小受到“書香門第”家風影響和儒學熏陶。祖父賀從學為咸豐朝監生,作過金堂縣議員,曾教導孫子“宦場乃虛體面,為人當有實學”。父親賀松云為晚清秀才,畢業于成都師范學堂,當過金堂中學校長和縣教育科長,在家常教賀麟讀《朱子語類》和王陽明的《傳習錄》等儒家經典。

  賀麟在五鳳鎮度過了少年時代,后來離鄉求學更是一路名校學貫中西:15歲考入成都石室中學;18歲考入北京清華學堂(親炙梁啟超、梁漱暝、吳宓);1926年赴美留學,先在奧柏林大學獲哲學學士,又入哈佛大學獲哲學碩士;1930年轉赴德國柏林大學專攻德國古典哲學;1931年回國后長期任教于北京大學哲學系,并在清華大學兼課;抗戰期間主要執教于昆明西南聯大。

  1937年已升任北大正教授的賀麟回鄉探親,親自為新修編的《賀氏族譜》作序,并特別提議將父親創辦的“五鳳鄉小學”更名為“四明小學”,以紀念先祖賀知章并永續賀氏文脈。此舉意味著賀麟這位儒家學者懷有深厚的“祖宗崇拜”情結,而賀麟自己后來也成為賀氏后代及家鄉學子崇拜的“精神偶像”。

  1985年是賀麟先生最后一次回鄉,他將僅有的三萬元存款捐給了當地三所學校,并向親屬表達了“落葉歸根”的愿望。1992年賀老以90歲高壽去世,一半骨灰被安葬在五鳳小學舊址后山——而這里正是遷蜀賀氏祖墓所在。正所謂“樹高千尺不忘根,水流萬里總思源”。

  兄弟,天各一方

  在賀麟一輩四兄弟中,惟有四弟賀蘊章終老臺灣天各一方。

  正如余光中《鄉愁》悵嘆:這頭是“一方矮矮的墳墓”,那頭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賀氏家規要求:“我宗親務必父詔其子,兄勉其弟,身體力行。”賀麟任北大教授時,就將小自己15歲的四弟帶到北京讀中學,抗戰南渡又一起到了昆明。1941年底太平洋戰爭爆發,日軍企圖從緬甸進攻云南,正在西南聯大外文系讀書的賀蘊章在大哥的支持下毅然參加中國遠征軍,擔任隨軍翻譯赴緬抗日。

  正好賀知章有一首《送人之軍》五言詩:“常經絕脈塞,復見斷腸流,送子成今別,令人起昔愁。隴云晴半雨,邊草夏先秋。萬里長城寄,無貽漢國憂。”詩的大意是:到了軍隊后要好好干,使唐朝安寧,人民無憂。

  而身處他鄉60多年的游子賀蘊章,心中不知默誦過多少遍《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難回!

  2013年11月,賀蘊章先生在臺灣去世,前往參加葬禮的侄孫賀杰將四爺的遺物帶回祖居,專設一間陳列室以表緬懷之情。

  賀氏家規第一條就是“愛祖國”,而賀氏兄弟正好“一文一武”報效國家。1931年9月賀麟剛回國便爆發“九一八”事變,于是這位年輕哲學家立即在《大公報》上發表《德國三大哲人處國難時之態度》(歌德、黑格爾、費希特),以激發國人的愛國思想。

  在1938年全面抗戰嚴峻形勢下,賀麟又在《云南日報》發表了《抗戰建國與學術建國》等宣示學術救國大任的文章,充分表達了中華民族的文化自信和抗戰必勝的信念。

  賀麟一生主要致力于西方哲學的研究和翻譯,特別是在斯賓諾莎和黑格爾古典哲學研究方面成就卓著,著述及譯作盛豐。主要著作有:《近代唯心論簡釋》《當代中國哲學》《文化與人生》等。翻譯作品有《黑格爾學述》《小邏輯》《哲學演史講錄》等多部。學術界公認《小邏輯》是繼嚴復《天演論》之后影響最大的中譯本,從而奠定了賀麟“東方黑格爾”的學術地位。

  在1949年風云變幻之際,蔣介石欽定的北平“學人搶救”名單中,時任北大訓導長的賀麟成為重點對象之一。然而通過地下黨做工作和本人慎重考慮,賀麟三次放棄登上南飛的“專機”。(文/古春曉 攝影/李貴平)

相關推薦

編輯:張文奇    

官方微信

官方微博

蓓蕾花開

pk10开奖直播